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一个HP的脑洞

放出来就是不打算写完的意思,耶(。

  “赫奇帕奇!”
  
  掌声,微笑和善意的目光集中在这个小男孩身上。他跌跌撞撞地跑下台,又在一阵哄笑声中把帽子还了回去,脸色白得好像随时会哭出来似的。麦格教授喊道:“哈维·杰克!”
  
  已经到H开头的姓氏了。杰克·哈维分到了斯莱特林,那里对他表示了与其他三个学院不同的欢迎。“嘿,小子,”魏无羡隐约听见一个大块头对杰克说,“你知道我们通常会对新人做什么吗?他们都得……”
  
  “我不想去斯莱特林。”很显然,江澄也听到了,他很焦虑地坐在魏无羡旁边咬自己的指关节,留下一个发白的齿印,“不管他们的新人要干什么,一定不是好事。”
  
  “不一定,也许只是吃掉高年级不想吃的比比多味豆?”魏无羡小声回答,“假如你四个学院都不喜欢,你就会被送到家养小精灵学院。记得火车上那个红头发的男孩吗?他还告诉我家养小精灵学院的课表,烹饪学入门什么的。”
  
  “怎么可能!我最喜欢格兰芬多,英雄的学院……”安妮特·霍夫曼分到了格兰芬多,江澄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跑向自己的长桌,长袍的镶边变成了红色。“家养小精灵学院听起来比赫奇帕奇还糟一点。”
  
  魏无羡愣了两秒:“赫奇帕奇哪里糟?我父亲就是——”
  
  “哦,我忘了——”麦格教授的声音盖过了江澄的声音:“江·澄!”
  
  哇,其实还不赖。江澄向分院帽跑去,魏无羡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他同手同脚的人,大家都笑了。江澄坐在三角凳上,很用力地扣上帽子,毫不顾忌上面那些破破烂烂的补丁。帽檐滑落,遮住了他的脸,他开始分院。
  
  五分钟过去了。礼堂里从寂静转为嘈杂,大家都看着江澄,交头接耳,目光就像看着小小间谍哈里特一样。
  
  十分钟过去了,寂静再临。
  
  漫长的寂静。等待。
  
  出什么事了?魏无羡慌了神,不会真的有家养小精灵学院吧?
  
  “斯莱特林!”帽子尖叫道。
  
  长桌那边传来小小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江澄看上去好像忽然被掏空了,马上就要倒下似的。他一步一步地向斯莱特林长桌走去。
  
  没有掌声,没有威胁。只有空洞的拉开椅子的刮擦。
  
  “吉普森·扬。”寂静中,麦格教授也不禁将声音放低了。扬·吉普森是个矮个子,长着小雀斑的男孩,头发看起来就像早上起来时梳到一半就出了门。他身后的女孩小声说:“我听说在帽子底下坐很久的人有成为黑魔王的潜质,该去巴结他一下吗?”
  
  “然后用爱情的力量感化他?”另一个女孩咯咯笑了,“就像《猫咪少女》里演的那样?”
  
  “生活可不像戏剧。至少,不完全像戏剧。”第一个女孩庄重地说,“但我还是希望我的恋爱能像《水晶之夜舞会》那样。”
  
  魏无羡听她们聊了一会儿从来没听说过的戏剧,字母很快叫到了L。“蓝·忘机。”麦格教授说,天啊,他的名字这么念可真难听。蓝忘机站起身来,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几乎就在碰到他的头的同时,帽子尖叫起来:“拉文克劳!”
  
  蓝忘机的级长哥哥坐在长桌边微笑鼓掌,欢迎新来的乌鸦弟弟。霍格沃兹呢,是这么一个玩法,魏无羡想,假如你老子是格兰芬多,那你通常就是个小格兰芬多。假如你老子是个斯莱特林,那你就得子承父业做个斯莱特林。假如你是麻瓜出身,你就有更大几率被分到赫奇帕奇,然后院方就会告诉你,是的,虽然你是因为麻瓜出身才分到赫奇帕奇,但我们不歧视赫奇帕奇。
  
  他看着蓝忘机时,发现蓝忘机也正看着他。似乎是对于魏无羡之前在对角巷搞的恶作剧还余怒未消,蓝忘机把目光转开了。
  
  “麦克斯韦·克拉拉!”
  
  这个棕色头发的小女孩向前跑去。魏无羡前脑的一部分用来处理这个信息,麦克斯韦这个姓氏,加上英国这个国籍,魏无羡决定有机会一定要问问她和那位麦克斯韦的关系。
  
  “拉文克劳!”
  
  鼓掌。麦克斯韦这个姓氏和拉文克劳学院可真搭配啊。
  
  又是一串名字过后,终于——
  
  “魏·无羡!”
  
  还好啦。魏无羡心想,假如被分到家养小精灵学院,我就退学去巴拿马卖草帽。他把帽子扣到头上,一心默念:
  
  “我要去斯莱特林我要去斯莱特林我要去斯莱特林……”
  
  帽子低沉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真的吗?我敢打赌,四个学院都很适合你。你很聪明,对朋友忠实,具备格兰芬多的勇气,也有萨拉查·斯莱特林那种蔑视规则的劲儿。父亲的赫奇帕奇,母亲是格兰芬多?这就不奇怪了,有时候殊途也可以同归。你想做个……”
  
  帽子停顿了。
  
  “这我可没法给你分院。”
  
  “不要紧,斯莱特林。只要说一声‘斯莱特林!’一切就结束了。”
  
  “可是,你想去斯莱特林是因为你的朋友。”帽子安静地说,“这种想法里的勇敢和关爱,使我没法放弃让你去你父母读过的那两个学院。你属于温暖的那边,你天生是一个英雄。”
  
  “求求你。我只要斯莱特林,别让我失望。”
  
  帽子的声音变得忧伤:“分在不同学院无法毁掉真正的友谊,我的任务是把你们送到你们该去的地方。’假如你老子是个格兰芬多,你就得做个小格兰芬多。‘这话并不完全正确,但是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具有这种洞见的很少。假如你想成为一个科学家,最适合的地方也许是拉文克劳,不考虑一下那里吗?我在你的脑海中看到,你对今年拉文克劳的一个新生很感兴趣……”
  
  “我……”魏无羡承认道,“好吧,是的,瞒不过你。他很有趣。”
  
  “他的确很有意思,”帽子呵呵呵地笑了,“老话说,拉文克劳是斯莱特林的姐妹。假如我告诉你我对他说了什么,你愿意为此去拉文克劳吗?”
  
  “不了,因为不管说了什么,都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现状。”
  
  帽子叹了口气:“你真的很有智慧。这是未来的关键岔路口,走错了就不能回头,一切后悔都于事无补。”
  
  魏无羡无声地笑了:“谢谢你。”
  
  “我能感受到你的真诚。好吧,我会把你送去你该去的地方。”帽子也笑了,随即用尽全身力气尖叫出声:
  
  “——格兰芬多!”
  
  魏无羡肚子里一阵紧缩,他不敢看江澄的方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可怜兮兮地坐在那里。格兰芬多们开始疯狂鼓掌,在一片掌声和喝彩声中,魏无羡听见帽子在说:“这样的掌声也不能改变你的想法吗?好吧。”
  
  “等一下,还是斯莱特林吧。”帽子说。
  
  掌声像被风吹走似的消失了。
  
  一片寂静中,江澄失手打碎了一个杯子。
  
  “叽叽喳喳斯莱特林叽叽喳喳……太奇怪了叽叽喳喳分院帽……”
  
  布雷斯·威尔斯密分到了斯莱特林,长长的名单结束了。魏无羡也跟着斯莱特林们鼓掌,在凳子上摇来晃去,拿胳膊肘捅捅江澄:“嘿,现在觉得还不错吧?”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江澄赞叹般地说,“你一定,一定要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否则我就把你做成布朗尼蘸着好奇心端上餐桌。”
  
  “那一定是道好菜。你为什么在斯莱特林?你家养小精灵的天分已经锋芒毕露了!”
  
————————
  
  “听好了,我们斯莱特林的学生除了校服,每个人要领一套衣服,在周日的院内下午茶时间穿来公共休息室。”
  
  级长向大家展示了手中的墨绿色短袍,看起来像一条披肩,款式接近改短的麻瓜学士服。他放低了声音,戏剧性地说:
  
  “这件衣服,有个秘密。比方说,你打过魁地奇回来,满身大汗,这时候往身上一套,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或者刚上完魔药课,身上还有火蛇蛇胆——不要紧,来吧。永远不要洗或者缝补它,这样你就能区分谁是一年级,谁是三年级,谁是五年级,谁是老油子!每年毕业我们将选出最破烂的一件进行展览和收藏……”
  
  “我的天啊,我以为斯莱特林很讲究高贵风度呢。”杰克·哈维小声说。
  
  “关于这件事,你可以看看我们的院长。”魏无羡评价,“我觉得斯莱特林的这一面相当有趣。”
  
——————
  
  “不行,不把这个小古板捉弄到哭着叫我爸爸,我咽不下这口气!”
  
  “那怎么才能让你咽气啊?”江澄说。

评论(10)
热度(104)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