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忘羡】最好的一天

@日长勿纵 重新转了!气鼓鼓

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冬天给我的预感,你给我的诗

日长勿纵:

少女心且也许很多bug的HPpa,有私设,OOC


踩着点把生日祝福送给my世另我 @肖乘月曾越尘嚣 我的宝,永远 傻逼 十八(* ̄3 ̄)╭♡❀♥


 
BGM-梁静茹《亲亲》


 


『我的幸运,百分之百是你。』


 
 


 
『魏无羡』


 
生日,魏无羡从某个未留名的包裹里收到了一瓶魔药。
 


你打算用它来做什么?


 
江澄打着哈欠,指向魏无羡手里小小的瓶子,问。瓶子里的液体晶晶亮,在暖黄的床头灯下安静地闪光。


 
魏无羡笑起来:这种宝贵的东西,自然是应该用在喜欢的人身上。


 
江澄发出好大一声“啧”。他说,魏无羡,你要想好。


 
嗯嗯嗯,是的,我知道——魏无羡正忙着系上他加绒巫师袍的带子,小玻璃瓶被他顺手揣进鼓鼓囊囊的口袋,
一只巧克力蛙蹦出来,吓了两个人一跳。


 
江澄皱着眉毛,瞪了他一会,最后不怎么自在地撇过了脸:要是这么做你还是失恋了,我可不会给你收尸。
 


魏无羡摸摸鼻子:够意思啊,江澄。


 
『蓝忘机』


 
十二月。十二月的风也许都来自拉普兰,针叶树的香气是托起寒流的方舟,
霍格沃兹的师生们再用热腾腾的小火苗、煮沸的南瓜汁以及毛毛围巾,一起缝制出风帆。
 


总有人说蓝忘机不大适合金红配色的围巾,因为他的皮肤太白,眸色太浅,拿亮色一衬,人仿佛就要融化在这片白茫茫的冬天里,太寒太孤寂。


 
但这并不影响蓝忘机只会在走进礼堂、找到座位并坐好之后,才会伸手取下围巾,再折好放在身旁。如果在刚进室内、还在走路的时候做这类事,岂不有失雅正?


 
蓝忘机扶了扶已经施过防起雾魔法的无框眼镜,向旁边座位上的学妹绵绵点点头、回了招呼,接着从桌上的两杯南瓜汁里挑了一杯,喝了一口。
暖黄的液体伴着刚刚好的温度、从喉咙一路舒展到每个指尖,再加上熙来攘往的哄闹,让他在那一瞬间产生了某种奇异的幻觉,
——一定是冬日清晨缺氧昏了头,否则他为什么突然感到四野寂寥,只听见耳畔似乎有天使的清唱与低吟?被庇佑的错觉令他的心忽而饱满起来,变成一颗刚出烤箱、热气腾腾的巧克力舒芙蕾,满是蓬松而柔软的——爱意。


 
没错,爱意。蓝忘机感到那群小天使向他的耳朵里吹了口气,留下一句“Everything will be fine”后便飘散无踪,而之前的低吟浅唱却没有消失,反而渐渐化成了另一个人的各种声音——漂浮、雀跃、盘旋,欢快地赖着不肯离去,和它们的主人一个样——
是絮语,
是轻笑,
是某次背生病发烧的他去找医务室的温情时,他无意喷涌在自己脸颊的小小热气,
是万圣节前夜,明明将要成年的他偷偷凑近自己耳后,脱口的那句“Trick or Treat”,
是深夜,公共休息室噼啪作响的炉火声里,他撑着下巴打瞌睡时,无意识嘟囔出的那句“谁不是嘴上说讨厌、心里却喜欢我,怎么,怎么就只有蓝湛你……”
——就只有……我,怎么了?


 
蓝忘机闭上眼睛,再睁开的刹那,恍惚间似乎看见那些声音的主人从大厅门口一闪而过,又无踪无影。


 


『魏无羡』


 
魏无羡刚刚用掉了这瓶魔药,就刚刚。


 
你把它兑在南瓜汁里!那你……他……你……喝了吗?


 
罗青羊巴掌大的脸蛋几乎整个缩进校服里,脸红扑扑地一涨,金红相间的围巾就飘起来。


 
清晨的走廊冷冰冰、硬邦邦,魏无羡抬起头,是笑眯眯的一双眼,他说,是呀,怎么啦?


 
罗青羊小小地倒吸了一口气:……魏学长,你一定加油。


 
其实我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当然,成功了请你喝黄油啤酒,无限续杯。魏无羡眯着眼睛笑,低头咬下一口枫糖蛋糕,是甜腻又浓烈的味道。


 
他想起那个人的气息。永远不香甜、所以不黏腻,
永远不浓郁、所以清冽又干净,
不弯弯绕绕、所以沉稳又安定——而魏无羡,他的心也并不像霍格沃茨曲折蜿蜒的走廊和楼梯,所以这样刚好。


 
他三两下拍掉手里的蛋糕屑,和罗青羊道了别。女孩对他要告白这一事的激动程度让他悄悄吃了一小惊。分开几步路后,他甚至听见路过的金教授关切地询问了绵绵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害他回头张望的时候被墙画里的莳花女误会,收获了好几眼娇羞的嗔视。
 


魏无羡咳了一声,挠了挠头发,从口袋里掏巧克力蛙来吃。又是这张卡片,这张他已经收集了千千万万张的卡片,
——卡片上面的女子永远在笑,笑容是夏阳似的恣意,一头黑发颇有气势地披落在身后,挽起的袖口下露出雪白的小臂。原本她正专注地用右手把玩着魔杖,一抬首对上魏无羡的眼,笑也便收得温和了起来。
 


飒爽的风姿盖不过温柔的风韵,能看出她已经不是少女。魏无羡静静地和她对视,忽然从喉咙里喊了她一声,轻轻的、小小的,是少年人清越的气音,又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喊完他就笑起来,
半真半假的笑意是半青半黄的麦田里将熟未熟的穗,青涩又染着蓬勃的朝气。
他低头扯扯脖子上厚厚的围巾,低声和卡片上一袭白裙的她交流:嘿,那我要上啦,妈妈。
 


而永远处于那年盛夏的她,悄悄往卡片背景里牵着一匹白马、缓缓向她走来的黑衣身影看了一眼,转回头向魏无羡弯了弯眼睛,像是在说,好啊,别怕。


 
『蓝忘机』
 


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见到那个人。


 
这是一股细小却执拗的冲动,在他放下杯子、整理了番思绪、并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美妙心情,从大厅去到透风的老图书馆、打算用复习使自己清醒时,从他的心底突然破土而出、打起苞来,花骨朵儿绽开的时候,他听见了那棵新生却蓬勃的植物梦呓般的轻语,
“去找他,去见他,
“不如再亲他一下。
“相信我,这对你有好处。”


 
亲他一下。真是甜蜜的蛊惑,蓝忘机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笔,面前的白纸上就现出了字迹,一个,两个,三个,全是他的名字。多普通的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却又多美好、多奇妙啊,蓝忘机把从笔尖上流出来的这两个字在心尖上掂度了一遍又一遍。他现在应该在哪儿?他是不是还没起床?他有没有收到我给他的生日礼物?


 
蓝忘机忽然忐忑起来,胸膛里的心烧成了一颗温暖的小太阳,光亮亮地照耀着这些心绪,让他无暇认真思索这股冲动的来源。


 
不好说,也许只是因为,今天,比较特别。——比如今天太冷什么的。


 
——所以需要取暖,所以渴望亲吻和拥抱。


 
『魏无羡』
 


魏无羡发誓,他刚刚透过塔尖的天窗,看见太阳冒了一下头。可冬阳只是把厚重的浓云掀开一角,向下瞄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大城堡,就再次沉沉睡去。


 
这又有什么!魏无羡继续往图书馆迈着步子,深一脚,浅一脚,揣在口袋里的手偷偷捏着小纸片——会发热的那种,是上次在对角巷的麻瓜改良商店碰见的,自动控温保质期十三年——所以他不冷,他甚至感到那簇奇异的热度从手心悄悄烧进了他心里,吞吐着小小的火苗,细碎又酥痒。


 
他看见那个人了。这个时候的图书馆哪有什么人,而那个人就背对着门口坐在最靠近魔法史一栏的座位上,围巾放在手边,腕上银色的表向这边小小地闪了一下光。太阳大概是又出来了。


 
他于是呼出一团轻快的热气,终于舍得把手伸进寒风里去理自己的头发,而那头乱毛前几天刚被他不小心染成了深栗色——当时他正在翻阅一本冬季烹饪指南,练习怎么用咒语挽回一杯加多了牛奶的热可可。


 
他搓一搓自己通红的鼻尖,扬手去挎面前背对着自己的、那人的肩,一伸腿跨坐上图书馆的白蜡木长桌。


 
『蓝忘机』


 
“亲他一下。”


 
那个甜美的梦还在他耳畔轻轻呓语,
而他一回头,面前的碎刘海、弯眼睛、红鼻尖,
还有扬起的嘴角,
刚好拼成了他脑海里、心头上,正想念着的那个人。
 


“魏婴。”


 
蓝忘机站起来,终于把这两个在舌尖上排列组合了无数遍的字轻诉出声,
在他俯下身子去顺从那个美梦的指引时,余光瞥见他怀里的大男孩,手上还握着一个巧克力蛙。


 
可是得到了这么一个巧克力味的甜甜的亲吻,管他变王子变青蛙,似乎都挺不错。


 
『忘羡』


 
“蓝湛,你知不知道我本来就是打算找你告白的?结果却被你抢了先,奇也怪哉,想不到蓝二哥哥这么主动,难不成是冷静的外表下有一颗狂热的心?”


 
“……嗯。”


 
“你竟然承认了!哦,你的意思是你也觉得奇怪吧?你的脸怎么还这么红?简直像喝了爱情魔药一样。——对,就是‘让他突然疯狂迷恋你!’的那种魔药,我不是今天生日嘛,收到好几瓶呢,还有的附了纸条,劝我把它倒进‘蓝忘机学长’的杯子里哦。”


 
“…………”


 
『忘羡』
 
 
“蓝湛,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怀疑我?冤枉冤枉,我今天是用了魔药,可我是自己喝的,只是,只是为了增大点表白成功率而已,毕竟那可是——”


 
“福灵剂。”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那瓶福灵剂是——”


 
“我送的。”


 
“…………”


 
『忘羡』


 
“可其实我喝了之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同,也不像书上写的那样玄之又玄嘛,是我把它兑在南瓜汁里稀释了的缘故吗?我本来以为会有无比美妙的感受。不过效果倒是很明显,‘蓝忘机学长’的亲亲可不是谁都能得的。”


 
“你把它,兑在南瓜汁里?”


 
“对啊,说到这个,我刚把它倒进南瓜汁里、正想喝,就被江澄拉到大厅外看猫头鹰打架了,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没凉。你们为什么都这么惊讶?我和绵绵说的时候,她也挺激动的。”


 
“你和她一起走的时候?”


 
“嗯?哦——,哈哈哈别吃醋,因为当时绵绵就坐在我旁边啊。”


 
『忘羡』


 
“喝了福灵剂的,其实是你?!那这样说来,我们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我喝了福灵剂,而是因为你的幸运就是——”


 
“你。”蓝忘机严肃地红着耳根,“我的幸运,是你。”


 


END
 
 
 
 
lofAPP登不上这个号,赶快先用网页版占了个零点之前的坑……然后用了数据拼死拼活登上APP重新编辑搞排版´_>`死线前,人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太久没有写完一整篇文了!超爱你!成年快乐!然后呢,一起走吧XDDD @肖乘月曾越尘嚣 就要艾特你两次耶耶耶,希望你看得开心XDDD


真好啊能遇见你my dearest世另我,一句话了,缘,妙不可言(๑•́₃ •̀๑)

评论(3)
热度(309)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