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理想主义者终成眷属——给《孤岛》的文评

   @杰希嘻嘻(◦˙▽˙◦) 收到很长的评论那种幸福感,绝对是每一个写手都不能抵挡的,这可能比毒品还要令人上瘾。一七姑娘看文看得很细,我和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都觉得很感动——这篇是头一回尝试合写,真的不像合写吗?第一段从她开始,我们轮流写一三五二四六,就风格来说,可能她是比较偏抒情些。
  LSD有这样的名声:“要向没有用过的人描述它的作用,是不可能的。”效果非常强烈的致幻剂,当然这里是用来伪造吸毒过量的假象——在很多地方,吸毒过量死亡的人不会受到正规调查,仿佛只要沾上了毒品两个字,所有的死都来得理所应当。这么一说,感觉自己也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了。一七姑娘写得特别,特别的用心,以至于我简直没办法补充什么,只能说,能够和读者产生共鸣,是写手的荣幸。
  人们无法决定何时战斗,何时需要使用暴力,何时需要不择手段的胜利。很奇怪,写的时候觉得说不定真的会有这种事,尤其是金光瑶和寝室长的对话,大家在自以为成熟的时候就会像隔壁寝室长那样说话。提醒自己绝对不要变成那种人,做个安静的佛系女子。
  一开始注意到合写的妹子刻画了那支笔,于是在后文照应了笔的消失。医生日常:我笔呢,谁拿我笔了,我手上这是谁的笔。
  顺便也提句题外话,家里同辈的孩子几乎全部学医,三个西医和一个中医志向,一个西医志向。有理想主义的济世情怀,也有其他功利的方面,说起象牙塔,其实也挺想做个老师呢。还有,我,我超喜欢王杰希的(。)

杰希嘻嘻(◦˙▽˙◦):

平复了一下心情。觉得自己可以好好理清思路冷静分析了。什么考试月不写文的flag就当我吃了吧。这么好看的文不撸一篇文评,感觉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作者,对不起忘羡,还对不起天下苍生。(其实并没有,顶多对不起自己,就是,不排比一下难以显示我内心的激动_(:зゝ∠)_)


这是原文。


文章看两句,觉得很有幽默感。对啦,是幽默感,不仅仅好笑而已。魏无羡和莫玄羽你一言我一语,轻飘飘的,全是饶舌扯皮,乍听之下没什么干货。可是,越聊话题越沉甸甸的。可能因为是“疯子”和鬼魂的对话吧,哪怕话题严肃,说起来还是一股戏谑味道。寂寞,生与死,“爱而不得”,知识分子,愤世嫉俗的人。这些被当代某些作者洋洋洒洒论述近万言的“严肃论题”,就在两人的对话中轻轻巧巧地悉数带过了,然而,其中的讽刺锐利比起那些长篇大论真是一分不差。“就像所有的知识分子都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知识分子。”第一次在文中看到魏无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羡羡只是单纯的在讽刺有些人而已,看第二次,忽然觉得大概羡羡这句话也是在讲他自己。关于开头两人的对话且论至此。


接下来说忘羡。也是我觉得这篇文最最戳我心的地方啦。在这篇文章里,碍于设定,除了回忆杀,忘羡是没有直接互动的!而且,读下来会有一种,“好像没怎么写忘羡啊”的错觉。但是,说了是“错觉”嘛。很多细节深想都是结结实实一把刀。忘机摔门那一段真的是心疼到无以复加了“人都死了,他们还想怎么样!”一句话里,全都是无奈和怒气。“涵养一贯很好”的忘机发火也罢了,还有胡乱发火撒气的倾向,至少忘机那句话肯定不是冲莫玄羽的。这是读第一遍就戳到我的地方,读第二遍更难过了,因为就看着忘机摔门的羡羡不知道作何感想呀?再一戳,是忘机陈述羡羡死因那里,致幻剂摄入过量不可能是自杀,浑身淤青,出现在小巷子里。怎么说呢,我不是很清楚LSD的药理毒理,类比其他精神类药物过量的症状,大概低血压,低血氧,呼吸循环衰竭之类的,想必不会很好受,不过忘机是精神科大夫,应该是非常了解的,过量摄入是个什么症状,什么感受,不会不清楚,忘机学的时候不过是书上冷冰冰几行字,现在却实实在在发生在了自己爱的人身上,你们自己感受一下。浑身淤青那更糟糕了,殴打嘛,而且还是在致幻剂作用下,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遭受殴打,同样的因为不是很了解LSD,我不知道除了致幻以外,有没有疼痛抑制的效果,如果有,那还好一点吧。最后抛尸小巷子。综上所述,羡羡生前最后几个小时过得肯定是难过极了。那么,看到这些的忘机作何感受,可想而知了吧。在找到羡羡之前,忘机一定有一段满是心忧却又抱有最后一丝希望的时期,然后得到的结果却是惨死,我不能说下去了。多年后,再说起还要“忍住一个泣音”,当年看到羡羡的忘机又是怎样呢?还有一个小细节,忘机是白大褂都没脱就急匆匆跑过来的。白大褂对医务人员来说就像个“正在营业”的牌子,穿着白大褂到处乱逛,或者穿着白大褂跑出来处理私事其实挺失礼,挺不妥当的。就比方说,你在院外大街上看到某医院大主任还穿着白大褂,胸口还挂着胸牌,胸牌上还有医院的名字,你怎么想?“哟,这大主任真闲,穿个白大褂还到处乱跑嘞?”对吧,所以忘机肯定是一片心急才会这个样子啊!


好啦,接下来说点轻松的。我觉得文章有很多很有趣的小细节,很经得起推敲。比如,江澄口中的“神经医生”,其实是“精神医生”,但是说错反而很江澄,他才不管蓝忘机学的什么呢,反正是治“神经病”的,那就“神经医生”吧。还有就是,忘机口袋里的笔没了,其实我很想知道作者这里是想表示什么,是忘机本来还在签病历,丢下笔就来了;还是单纯想表示一下医生容易丟笔,不怀好意地笑了;还是就随手带了一句,其实啥都没想。以及,“沉入天空”这个表述,可以说是很有趣也很美了。


最后的部分会夹带我本人的许多情绪,和文章关系不大,还望见谅。我高考填志愿的时候第一批次八个平行志愿,八所我全都填了医学院。其实出分之前,我有想过,要是上不了好的医学院,我就填当地师范大学的新闻系。这篇正好,忘羡一个医生,一个记者,从事了我曾经最向往的两个职业。其实,不仅住在城中村愤世嫉俗的知识分子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识分子,住在象牙塔里满心济世情怀的理想主义者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笑)。因为,身边人全都在跟你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改变不了。你偏要硬生生地怼回去“虽千万人吾往矣”。原著里,忘机告诉羡羡“此道损身,亦损心性。”但我相信,在这个故事,当羡羡执意要把真相摆在世人面前时,忘机肯定没有阻止过他,因为,“在理想主义的驱使下,看向现实。”这没什么不对的,没什么不好的。只是,坚持正确是很累的,羡羡也撑不住,才会病急乱投医选择了致幻剂。可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悲痛到求助于致幻剂,羡羡是有多绝望多痛苦啊?!2017年,是媒体,是自媒体,网络平台,把社会黑暗面推到我们眼前最多的一年,江歌,携程,红黄蓝,赵先生遇上的无赖,遭受性侵女性的集体发声,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全是带血的馒头。多到想要干脆否认整个2017的存在。可是,有人告诉我,这是好事,因为,2017以前,这些事并不是不存在,却没人知晓,2017以后,至少我们看到了,知道了。这个世界会好么?如果,我们不抗争,结局就会更好么?怎么可能。作者选择的校园霸凌,也是我曾经在课前演讲讲台上愤愤然的话题之一,当时收集资料的时候,反而是找到国外的资料比国内多,那是说中国的校园霸凌情况比国外好么,绝对不是。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是因为中国像羡羡这样非要追查真像的记者大概不很多。比起追查,他们中更多的为阅读量服务,这无可厚非。可怕的是,有些人拿到案件,不先以信源公正,认清事实为基础,反而凭借自己的臆想,煽动读者情绪,强行制造一场道德绑架的狂欢。医生和记者,现在几近对立的立场就是这么弄出来的。呜呼哀哉!(不好意思,扯远了。)选择这个题材,我敬作者的勇气。


另外,我相信,理想主义者终有出路。此外,理想主义者们还会终成眷属。


@肖乘月曾越尘嚣  有点害羞地艾特一下原作者,我胡说八道,您别介意。




!!!!!巨大的妈耶,出于好奇心和考据爱好去查了一下LSD相关,诶呦喂,仿佛打开了通向新世界的大门。怎么会有这么栩栩如生的描述,是不是哪个科学家亲身服用后留下的手迹。强烈建议以后做科普的同胞们不要把致幻效果写得辣么美好、辣么浪漫、辣么具体,好的吧,万一有小盆友把持不住了呢?别说小朋友了,我看了都觉得把持不住orz你们这么做科普是要出事的【躺平】。


比如,“借助这种药物,人们可以感受到音乐,借助光线可以听到声音。”请给我来一打LSD,死而无憾了。

评论(2)
热度(25)
  1. 肖乘月杰希嘻嘻(◦˙▽˙◦) 转载了此文字
       @杰希嘻嘻(◦˙▽˙◦) 收到很长的评论那种幸福感,绝对是每一个写手都不能抵挡的,这可能比毒品...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