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瞎三话四

  我的朋友告诉我,在十年之前的高中,假如九点半还没有下晚自习,大家就会开始骂娘。十年后的今天,晚自习已然延长到十一点半,同学们犹自流连忘返,以此类推,十年之后晚自习就会上到一点半,二十年之后就延长到三点半。
  
  三十年后,假如我有孩子,那么他或者她的自习就会在凌晨五点半结束,而四十年后的学生把晚自习上到早上七点半,直接开始早读。这样晚自习的名字就会取消,改为通宵大自习。再后来的学生,每天用时光机器倒回去两个小时,于是他们将会老得比一般人要快,每过四年就长大一岁,从小学到高中虽然只有十二个年级,毕业时却已经老了十五岁。虽然没赶上九点半放学的好时光,但我庆幸自己生得还不算晚。
  
  我的朋友还说,睡得太少会对大脑产生损伤,怪不得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傻,之前还以为是因为时代变化得太快。就目前形势来看,一个好大学里的傻子要强过滥大学里的聪明人,因此出于饮鸩止渴的缘故,大家还是要挑灯夜战。傻不是我最担心的,猝死我也不放在心上,但是秃顶却令我忧心忡忡。每天掉的一大把头发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脱落的,应该不完全是从头顶,但是发际线却节节败退,仿佛是清宫剧里的各位阿哥。我有自信,任何人都不能够从正面看见我的发际线,迎面走过的时候就会疑问,这个人的马尾辫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垂下来的。
  
  未来学校里一定是人人光头,这样就可省去洗头发的时间,而且看起来十分整齐,完全杜绝了烫染的可能性。课桌和座椅都是铁的,校长在监控室里盯着所有人,一旦有人真睡或者假寐,那么他就按动相应的按钮,整排铁桌通过一股强电流,大家发出惨叫,不存在的头发根根竖立。一旦有人睡觉,整排同学都会用力把他揍醒,以免殃及自身,这就叫做连坐,是古代传下来的办法。古人的智慧总是朴素而实用的。
  
  古人的智慧还包括每天起早床读弟子规,一边跑操一边大声背诵。为了让队伍看起来整齐,所有人的脚要和前后左右人的脚捆在一起,好像一个大型二人三脚活动,跑起来哐哐哐哐,很有节奏感。跑完之后,食堂工作人员会提供一种营养价值很高的糊,用漏斗灌下去,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
  
  这些行为看上去虽然很荒谬,但它们背后有一套听上去并不荒谬的逻辑。假如你相信了这种逻辑,你就应该接受它推论出的结果,至于“过分”和“不过分”的界限是模糊和主观的。实际上,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提高效率应该优先于增加时间,一点和三点同样是错误的方向,不应该往这边继续发展。在错误的路上走五十步和走一百步,路是走错了,可是也没有什么办法。

评论(16)
热度(54)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