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突发脑洞

看完《银河系漫游指南》之后的产物。非常无(o)厘(o)头(c),真的慎点
  
  
  “哗……哗……”
  
  夜晚的大海漆黑如墨,比银灰色的天空还要黑得多。因为许多星星泼洒在天空上,组成了许多叫不上名字的,熠熠发光的星座。每一个星座都拼命暗示着江澄是全世界第二倒霉的人。
  
  “我真是疯了,”江澄咕咕哝哝,“我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世界第一倒霉的人在他不远处躺着,整个埋在沙滩上,只露出一个头。
  
  “生活!”魏无羡嚷嚷,“别和我提生活……”
  
  “哗……哗……”大海说。
  
  魏无羡打了个酒嗝,冲大海喊道:“你是不是想吵架?”
  
  大海安静了两秒钟。
  
  “瞧你这个样,不就是蓝忘机要结婚吗。”江澄呵呵冷笑,“你平时的威风呢?”
  
  “蓝忘机!别和我提什么蓝忘机。”魏无羡扭了扭,试图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这是一个晴朗可爱的夏夜,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睡在床上,而不是像这两个人一样把自己埋在沙子里。
  
  令人意外的是,沙子里还挺暖和的。
  
  “可是你提了两遍。”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江澄感到有一只螃蟹从埋住他的沙子上爬了过去。
  
  “我提了吗?我提了吗?”魏无羡嚷嚷得更大声了,“哦我是提了。蓝忘机——就不许你提。”
  
  要不是不能从沙子里爬出去,江澄就要动手打他了。
  
  “我怎么会和你打这种赌……”他喃喃道。
  
  “谁先忍不住出来谁就输了哦。”魏无羡贴心提示,“你想回去了吗?”
  
  “不想。”
  
  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把莹莹的光芒洒在两人身上,并且由衷地认为这件事真是太倒霉了。浪潮声里,江澄渐渐睡着了,在离他八十米左右的地方,海浪正跳着一个人的探戈。
  
  
【同期生交流群】
  
金凌:有人看见我舅吗
  
阿箐:你哪儿来的舅妈
  
蓝景仪:哪个舅?
  
金凌:帅的那个
  
蓝思追:魏前辈还没回来?
  
金凌:我二舅!
  
蓝景仪:哦
  
蓝思追:打个电话问问吧
  
欧阳子真:我觉得没事
  
金凌:打过了,打不通
  
阿箐:我记得金凌正月去剃头了
  
蓝思追:要不要去海滩边找找?
  
金凌:是理发!那也要怪我吗?
  
  
  没人去海边找,原因有二。第一,他们不知道这两个人把自己埋在哪里。第二,不管埋在哪里,那里都是全世界最倒霉的地方。
  
  
【猛🐶犬饲养大队】
  
江澄:魏无羡那傻逼回来没有?
  
江澄:哈哈哈哈我赢定了,海水漫过了我的脸,但我还在里面躺了五分钟
  
金凌:舅!!!!
  
江澄:嚎啥,魏无羡呢?他输我八百块,我要去嘲笑他,再带你们去吃烤肉
  
蓝思追:其实,魏前辈还没有回来。
  
蓝景仪:电话也打不通
  
江澄:……卧槽。我出来的时候没看见他啊?
  
江澄:我回海滩上一下,魏无羡回来了别跟他说
  
江澄:我不想他以为我很关心他
  
阿箐:odk啦
  
  
【🍎小苹果幼儿园🐴】
  
魏无羡:孩儿们!
  
蓝景仪:谁是你孩儿们!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你们说,昨晚我就在沙滩上埋了十五分钟,趁江澄不注意扒开沙子回家睡觉了
  
魏无羡:他是不是在那里躺到天亮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箐:你不是很悲伤,在雨里拉肖邦吗
  
魏无羡:本来很悲伤,不过想到江澄躺了一夜沙滩,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开心
  
金凌:其实他还没回来
  
阿箐:电话也打不通
  
欧阳子真:……
  
魏无羡:卧槽
  
蓝思追:……
  
魏无羡:这么不服输啊?我去找他,他回来了马上给我打电话。太不省事儿了这人
  
阿箐:走好
  
  
【同期生交流群】
  
蓝思追:我觉得我们好坏。
  
欧阳子真:附议
  
阿箐:好期待这两人在沙滩上相聚……
  
蓝景仪:只有我觉得这个场面很恐怖吗?
  
金凌:都说了和剃头没关系吧!
  
  
  魏无羡打了个电话给江澄。
  
  “小破孩子,学会骗人了还。真以为藏得很好,思追那个反应一看就知道了。”
  
  被两拨人骗了两次的江澄破口大骂:“你闭嘴!骗子!”
  
  “哦,但是蓝忘机结婚的事我没骗你……”
  
  江澄忽然觉得有点心酸,胸中涌出了一点兄弟情深:“你别太难过啊,天涯何处无芳草……”
  
  魏无羡慢悠悠道:“他要和我结婚了。”
  
  世界第一倒霉的人破口大骂:“魏无羡,你怎么还不去死!”
  
  “我知道你很嫉妒我早早迈入爱情的坟墓……”魏无羡把手机从脸旁边拿开,很无辜地对蓝忘机摊了摊手,“他挂电话了。要不红包我们给他加到一千?”

评论(34)
热度(335)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