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夷陵志异

和 @陆后会有柒 聊天der时候突然想起,原来我还写过这种东西……这个车估计也不会翻(。)

  六年夏,蓝忘机驱车过云梦夷陵,久经劳顿,不胜疲乏,欲稍止于途。同车者追,仪二生也,皆言有一驿于前,不时即至。复行二里,果见一驿,上悬“夷陵服务区”之朱字,灿烂辉煌,不可目指。方泊时,便有莺莺燕燕近十数人围将上来,口称贵客。细细看去,皆是雪颈云鬓,柳眼桃腮,以为美人之至也。蓝忘机甚疑之,怫然不悦,反身欲走,终不敌追,仪之浼,脂粉之啼,啼声绝类幼儿,悲不自胜。
  
  于是盛情难却,却之不恭,兵分三路,二西一东。东厢室一女子,更有一番贵相,授忘机以长佩,又申之以宫绦。蓝忘机俱谢之,女子惊曰:“我观足下当世英杰,俊逸无双,竟不知夫子有言,‘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所存焉‘。此处姊妹,至性至情,皆待公子教化人伦大道。”蓝忘机谢曰:“不可。”复指二人,蓝忘机再辞不可,女子叹曰:“既如此,请自荐。”忘机仍不信从。
  
  忽有黑衣儿郎,信步至此,自称魏婴,笑曰:“是我如何?”众人谓之:“既是公子亲临,再难不成的。”蓝忘机看去时,只见其眉目含情,口唇噙笑,不悦亦喜,不怒也嗔,钟平生千般灵秀,万种风流。薄肩窄腰,鹤势梅形,无一不贴合心意,意乃解,曰:“可矣。”
  
  女子大喜,命左右送至房中,更有龙涎膏,缚仙索,薄荷脑,回春丹一应物事奉上。魏婴奉酒更次,共效红罗锦帐,鱼水之欢,琴笛和鸣,芙蓉春宵正好。长夜暖融,高烛冷尽,一室风露旖旎。久之,其声转悲,涕泣曰:“吾久闻兄观过知仁,深晓人伦大道,今日得见,果然不负。虽如此,岂不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传业教化实非一日之功,还请改日作陪罢了。”蓝忘机固偎之,曰:“不可。”以其尚有余力,而不以为促也。
  
  次日卯时,景仪惊曰:“此地何处?”山野相间,荒草及膝,久无人迹。纸人数十,四散零落,生者唯余其四。遂驱还路,竟已至武陵东矣。
  
  无阳肖乘月,低俗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录之。后遂为人道也。

评论(20)
热度(131)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