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酒徒(04)

仗义误闯温柔乡,逢乱巧遇浮浪客(末)
   
  界河末端像一把团扇的扇骨,由十二条支流聚成。这座城坐镇于支流交汇处,四扇城门中东西两扇都是水闸,足有四层楼高。铁齿森森,如一张巨口,预备吞吐来往过客。
  
  “苦差事啊!”城门门洞一侧,一名当值武备打了个哈欠,“今天可是小秋祭。要不是加了一倍月俸,谁耐烦做这个。”
  
  对面一人将帽子扶正,懒洋洋答道:“不比你有老母奉养,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横竖没人陪,这钱不领白不领。”
  
  一提起母亲,武备的脸就皱得像个核桃。他母亲是个药罐子,武备的饷却不知道还能吃几天。这位置县太爷二姑弟妹的外甥求了许久,他又是武备里头年纪最大的,说不定明早起来,就发现自己不得不另谋生路。
  
  “两位大哥。”忽然,两人同时听见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口气和善。回声在城门中四下曲折,弹过门洞中央缓缓流过的宽阔水面。
  
  “两位大哥,劳烦开一开旁门,有些急事出城。背上这位小兄弟和人比武伤了腿,我送他一送。”
  
  “四十两。”
  
  另一个人没有阻止他。你怎么能阻止一个这样需要钱的同僚呢?他去见过一次这前辈的母亲,老人家在床上歪着,听见声音,眼睛勉强睁开一道缝。他把路上买的一兜子梨放在床头,老太太笑起来,没了牙的嘴豁开,右眼流出一点浑浊的眼泪。
  
  “二十两吧,”那青年笑道,“小孩子没攒下钱,您抬抬手,做件人情。”
  
  青年一身黑衣,衣摆磨得起了毛边,靴子底也是灰的,察言观色,的确不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他脸色潮红,额上覆了一层汗,刚费了番苦功,说话连喘带笑,一缕黑发黏在额角,两鬓蓬乱。
  
  “看你二十七八了,还当自己小孩子?”武备上下打量两人,“带兵器没有?解下来查验。”
  
  青年是穷,这不假。可他背上的少年却浑身透着富贵,外袍横桑竖柞经纬织作,夹层绣了保平安的符咒,中衣是精梳的府绸。
  
  姑苏绣品天下闻名,这是个蓝家的弟子。
  
  武备暗暗留了几分意,最近四处在通缉一个蓝家弟子,赏金高昂,也怪不得他动心。母亲上元节由邻家大婶推着出去看灯了,今年为祈福,他特地在铺子里订了一只寿桃的花灯,里头供香油,终夜不灭,价格不菲,指望寿星降下福来。只要延寿灯真能延寿,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少年解下佩剑扔过去,被武备一把抄在手里。剑名不是避尘——碎鏖,武备不认识那个鏖字,看着倒是有点像尘,他偷偷地往墙上瞥了一眼,可惜不是。一字之差,就有云泥之别,他咂咂嘴,内心惋惜又不甘。
  
  “侠以武犯禁。”武备不舍地把剑递还回去,谆谆教诲道,“年轻人,规规矩矩做事多么好。何必学些功夫打打杀杀,尽给朝廷添麻烦。”
  
  “说得极是。年轻人学了武,想当个大侠,最后不是进镖局,就是做家丁。”青年陪笑道,“这两行不比捕快,没甚油水呢。”
  
  武备觉得这话像在讽刺他收钱私放,内心有些不痛快,又不好发作。白衣的少年趴在青年背上,小声地说了句什么。
  
  “嗯?”青年人侧头看他,忽然笑起来,那笑和陪笑的意味,简直是霄壤之别,“我像你这么大时,也想做个大侠的。”
  
  城门门洞两侧张贴着各式通告,贩新鲜蔬菜的,出售临街住房的,代子觅一佳偶的……最显眼的是一张通缉令,方贴上不久,纸张簇新。从通缉令前过时,魏无羡看到一行大字:家族通缉。
  
  族中子弟蓝忘机,携家族秘传琴谱潜逃,至今仍未归案。此子资容不凡,器局秀异,身着校服,佩戴抹额,剑名避尘。报信者重奖千金,生擒者终身奉为蓝家贵客,享上宾之礼。
  
  注:千万勿伤其性命,切记切记!
  
  “姿容不凡?他们家哪个门生不俊美。要称的上秀异,只能是蓝家的双璧了吧……”魏无羡摸着下巴,疑道:“大哥,为何独独这蓝忘机的通缉令没有画像?”
  
  武备抖着一大串钥匙,就着烛光翻翻拣拣,闻言道:“哦,原本是有的。只是蓝家二公子生的过于俊逸,通缉令往往半夜叫人揭去,故此现在没有了。”
  
  蓝湛:“……”
  
  魏无羡哈哈笑:“真的?我倒想会一会这位蓝忘机了。想来除开相貌不俗,根骨也是上佳。”
  
  “那是自然,常言道姑苏双璧,云梦双杰,都是说书人嚼烂了的故事。虽说双杰因家主之争起了嫌隙,可……”
  
  远处传来一阵闹嚷嚷的喊叫,魏无羡面色不变,眼中却射出一道焦躁的狠厉:“快开门!”
  
  “……谁在追你?”武备却冷不防伸长了手,这是个威胁性的姿势,随时都能把钥匙扔进河里。若是无人瞧见,私放也就私放了,可要是闹大了追责,他小小一个守城武备,保准吃不了兜着走。
  
  魏无羡道:“你别管。要是不肯行方便,我自有办法从城墙翻过去。”
  
  “城墙下了禁制,机关运作,靠近城头者内力尽失。”守备冷笑道,“过得去,你还用来找我开门?”
  
  蓝湛掏出钱袋,袋口绞了双银丝:“四十两。”
  
  “一百两。”守备道,“还送船。城墙的禁制是蓝家的七弦古调,他们自己破障都得搭梯子。”
  
  “拿不出,拿得出也不给你。”魏无羡反手把钱袋塞回蓝湛衣襟里,“大不了咱们和他们在城里绕一夜,又怎么的了?”
  
  “不必。”蓝湛却冷然道,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你只管翻墙就是。”
  
  外面声音停了。魏无羡知道,乱红窟的人已经埋伏在外面等着围堵两人。弓弩都是管制品,乱红窟拿不出,论冷兵相接,魏无羡倒是有信心走那么百十来招。
  
  “行,你说了算,一句顶一万句。把剑拔出来,咱们要见血了。”
  
  不知为何,他无条件地相信这个少年的话,话里带着斩断钢铁的坚硬和百折不回的决意。魏无羡觉得背着从前的自己,虽然自己比他放诞得多,骨子里却油然透出亲切。
  
  城墙外一侧从上到下躲着三个人,见魏无羡一脚踏出,便齐刷刷亮出兵器,连砍带刺,迎面向他招呼过来。魏无羡猛地弯腰,用一杆长笛接住断魂刺,在蹲伏那人脸上抽出了一记带孔的血痕。另外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迎面便瞧见一道雪亮的剑光,自上而下,犹如鸿蒙初辟,贯彻天地的闪电。蓝湛剑若霜寒,当头劈下,第一个人长刀断作两截,第二个人握不住剑柄,震倒在地。
  
  “少侠好大的手劲,可要记得把我抱紧些。”魏无羡直起身,又把蓝湛双腿往上提了提。他听见蓝湛在背上批评他,轻薄!便懒洋洋地答道:
  
  “原来是我不好。谁正经,你找谁背你去吧。”
  
  不待蓝湛回答,魏无羡往第二人肩上蹬了一脚,跃起丈许,向城墙上寻一个支点。他在风中轻得像一片落叶,负着少年,一瞬间又升了一丈来高。借力的一脚踩在城墙砖缝之间,使他运动的角度稍稍往外倾斜。底下黑压压一大片人影,纷纷攘攘,挤挤挨挨,只等他灵力尽失,像块石头似地落下来。那时候甚至不用动手,这两个人自己都会摔得肠穿腹漏,头破血流。
  
  离城楼尚有一段距离,再要爬升,却是不成了。城楼上立着一架风车,机簧受风力驱使,拨动七弦,其音琅琅。魏无羡感到筋脉中的内力被不断琴音压缩,汇入气海,手脚使不上劲,眼见就要直坠而去。
  
  “别怕,”蓝湛道,“对不起……”
  
  不知何时,蓝湛的手臂从环着魏无羡的脖子改为从他腋下穿过,是一个类似于环抱的姿势。考虑到他还在魏无羡背上,看起来倒是有点滑稽,不过魏无羡注意到,这个蓝家门生手上牵出七根银光闪闪的细线,左三右四,一直往城楼上引去。
  
  魏无羡负着他,两人掠过最高点,飘摇若坠星。
  
  “怎么挑这种时候道歉,”魏无羡哭笑不得,“不接受就把我扔下去?好了,随口说说,你别挂心,表现好就原谅你。”
  
  坠势骤减,仿佛有一股无形巨力将两人拉扯而上。蓝湛回答他似的,将胳膊环得更紧,提着魏无羡越过城头。二人自夜空下腾飞而上,琴弦反射着森冷的白光,呼呼风声中,他听见少年怒喝道:
  
  “破!”
  
  一声崩金碎玉的脆响,城楼上七根琴弦同时崩断,风车旋叶四下飞射,魏无羡偏一偏头,险些给削去一缕鬓发。他仰起脸,漫天星河泼洒,少年衣袂飘飘,仙气盈然,琉璃色的眼睛在黑夜中仿佛发出淡淡的光,照亮幽微的前路。不知道畏惧,也不感到迷茫。
  
  还是个孩子啊。
  
  
辟塵/碎鏖

评论(24)
热度(215)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