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乘月

我誓死疯狂欢度这一生

  一个半月前我去成都找应老师吃火锅,然后去了重庆见我滴端 @薛洋榻上端某人 。端端一直在等她的猫,没有想到等来我这种非常狗的人,这是个十足的意外。
  
  去重庆是我计划内的,但是受到了家里人坚定阻挠,他们觉得我在重庆没有熟人,一个人住一晚上太不安全了。但我没有听。大家千万不要学我,跟端这种仙女面基是特殊情况,破这一次例已经是极限了。
  
  我说仙女不是在尬吹,魔道女孩颜值真的不得了,就这么说吧,假如我要整成她那样,起码得花个十来万。长得好看真是太省钱了。端端没有嫌弃我,蹬着高跟鞋,穿了lo,还化了妆,特别隆重地来接站。我套个邋里邋遢的T恤,穿着麻布裤子,脚上一双运动鞋。我俩在高铁站相遇的第一句话:“你本人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
  
  端端那双高跟鞋特别磨脚,但她还是走得很端庄,像被小美人鱼附了体似的。我们去宾馆放行李——顺便一说,宾馆还是端端帮我开的,蹭吃蹭住,怪不好意思。宾馆在南开附近,因为念书的关系,端在南开里住了很久,可是她回家换鞋还是会被保安拦住。据说是因为有粉丝进去学校私生某明星,所以安保工作也在不断加强。南开像个森林公园,满园青翠蓊郁,古木合抱,枝叶参天。校道两侧复古路灯静静散发着白色的光,照亮了雨后潮湿的路面,一切都那么安静,只有鞋跟起落的声音。你很难不惆怅,尤其是当你听见端说:
  
  “真的毕业了。”
  
  行李很重,我本来打算把它在路边一辆快递车上放一会儿,端却说车也许会开走。我说没事,放一放马上回来,路过窗户问司机:“您这车停多久啊?”
  
  “马上就走。”
  
  在端难以抑制的笑声里跑去提包。
  
  下午我们在网红茶点店里学习精致,端已经学会了,我还没有入门。她给我看她的猫,是个纤长的大眼睛小精灵,漂亮得简直都不太像猫了。据说吃东西不发胖的秘诀是:集中注意力在你吃的东西上。但我们只是掏出手机吃鸡,并不注意自己吃了什么。
  
  端:“打谁?”
  
  我:“看谁衣服好就打谁。”
  
  端:“对对对哈哈哈,我不容许这个局里有比我们更骚的女人!”
  
  晚上我们跑去吃火锅,九宫格火锅,两个人吃火锅真的不太划算,重庆的微辣没有成都的微辣那么辣!端端倾情安利了一家网红店的水果茶,太撑了,实在喝不下,最后只有端买了面包。
  
  考虑到安全问题,端从家里拿了电脑和洗漱用品陪我住宾馆,四舍五入就是那个什么。她后脚跟磨掉了一元硬币那么大的皮!我的天啊,看着都疼。端找了酒精消毒,每次她准备按喷头,我就在一边鬼喊鬼叫:“啊!噫!痛吗!”
  
  端(拿酒精的手微微颤抖):“早知道你这么狗,我还穿什么高跟鞋!”
  
  是我太过分了,我错了……后来才知道这种涂红霉素比较好,不痛,但当时我只想到用碘酒会留印痕……而且还在一边乱嚷嚷。看上去端是个美丽的画手,其实沉迷打游戏,动不动就发出鸽图的声音,还强烈安利我玩饥荒,大半夜的不睡觉。记得去拿电脑的时候,我看见我送端的书摆在书桌上一个半透明的文件袋里,心里五味杂陈。端打开她的衣柜,对着一柜子的美丽衣服说:
  
  “没衣服穿啊。”
  
  在一件肥宅快乐水附近,红色的小塑料桶里窝着端养的鼠子,它现在搬进了豪华别墅,和端端的猫共处一室。端端的猫终于来了,我想看他俩演猫和老鼠……端妈妈也特别亲和,听说我想报重庆医学院之后,告诉我以后多来玩。真对不起,今年离西南政法大学差一分,没办法在重庆念大学了。
  
  还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不要用床上小桌板啦,伤脊椎,用电脑还是在桌椅上吧。
  
  想吸猫吸端的请联系端本人!扩了不吃亏扩了不上当,鸽系画手了解一下,谢谢!

评论(8)
热度(38)
  1. 薛洋榻上端某人肖乘月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强烈反驳,我哪有动不动发出鸽图的声音!!你看我在酒店也打开了sai
©肖乘月 | Powered by LOFTER